新华网 > 新闻中心 > 正文

“徐氏奇天疗法”学术交㳘会和第四届葛洪文化节圆满落幕

2019-05-21 12:55:03 来源: 新华网-新闻频道

   阳光明媚的五月,百花齐放,百鸟争鸣!5月14日,第四届浙江宁海葛洪文化节在岔路镇湖头村拉开帷幕。于此同时葛洪文化产业园的发起人徐友江院长为了传承和发扬葛洪中医药养生文化,继承圣人之道,第二届徐氏奇天疗法培训班在此召开,并将技术分享于所有仁人志士,播中华圣贤文化与中医之神奇,挽救天下之苍生。

  中医药学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是 “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葛洪是中国古代十大名医之一,是道教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其代表著作《抱朴子》内篇及外篇,对现代人认识人体生命本质,疾病成因有着深远的影响和意义。是一个影响了诺贝尔科学奖得主屠呦呦的古人。

  第四届浙江宁海葛洪文化节在岔路镇湖头村开幕。文化节紧紧围绕“美丽乡村走进宁海”这一主题,通过开幕式文艺汇演、千人养生宴、抱朴茶会、养生论坛、百姓大舞台、葛洪养生古道健步走、麦饼师星级评定大赛、乡贤联谊会成立大会等活动,突出展示传统文化精髓,积极营造韵味浓厚、欢乐祥和的节日氛围;探索尝试文化展示和旅游互动相结合的模式,进一步巩固和提升葛洪文化节品牌形象,让宁海、让浙江,乃至全国,感受到葛洪文化的深厚底蕴,感受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蓬勃活力,感受到民族传统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的无限魅力。

  市政协副主席崔秀玲,县领导徐震宇、王兴兵、王鸿飞、邬汝跃参加开幕式。

  开幕式上,岔路镇政府还提出了“新村民”三年实施计划。有意愿到岔路镇投资、开发、创业的企业家;在文化、科技等行业内有较大知名度和一定影响力,为岔路镇、村作出较大贡献的人才,都可以成为“新村民”。同时规定了“新村民”必须履行的义务和应享受的权利。岔路镇将借助新村民的智慧、力量,大力挖掘地域特色文化、产业等,助推美丽乡村建设,助推农村产业发展、文艺发展、生态发展和文明发展,提升农村的发展力,为建设“葛洪养生小镇”注入新活力。

  来自北京的中国著名导演,编剧、京城文化三部曲《天桥梦》《大栅栏》《王府井》电视剧的缔造者,北科文化产业学院和北京演艺专修学院鲁岐先生和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制》频道主任记者黑子被宁海市政府授予“新农民荣誉证书”。

  说起鲁岐先生我们不得提到徐友江。鲁岐和徐友江相识及常住岔路镇还有一段故事;2016年的春天,在一次大型公益植树活动中鲁岐认识了人生中的贵人李文龙先生。因为正是李先生的极力推荐和热情邀请,才让鲁岐结识了中医大师徐友江教授,并治好了多年来依靠每天依靠服用西药维持的晕厥症。

  然而,在刚刚结识李文龙先生时,鲁岐并不相信徐友江院长如他所说的那么神奇,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让徐院长医治。在他第一次见到徐院长时,给他的印象是“高高的个子,不胖不瘦,挺精神,圆圆的脸小平头......号完脉就让我趴在床上把脖子伸出来,砰砰砰,三支火针就下去了。我没有防备,疼的我尖叫起来......拔出针来,疼痛渐渐消退,突然感觉脑袋有些清醒......。治疗结束后,徐院长告诉他从现在开始可以不吃药了,这让他有些兴奋,但更多的是疑虑。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鲁岐回到了北京,并在不吃药的情况下平安度过了三天,正在他为自己遇到神医而高兴不已的时候,第四天他再次突然晕倒。此时的他一方面不想再次麻烦李文龙,另一方面则犯了大多数人同样的错误,那就是过于相信现代仪器和大医院的权威。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鲁岐开始辗转于北京各大医院,包括中日医院,北京中医医院等,不仅做了全面检查,甚至经历了三位专家同时会诊,权威医生也做出了同样的判断,即患有美尼尔氏综合症。而在中医医院的检查结果是老中医一次性开出三十付药,建议观察疗效,结果是还是不断晕倒。最终,他甚至想到了到医疗水平更加发达的美 国治病。

  而恰在此时,李文龙先生又先后拨打几次电话,表示了对鲁岐病情的关心,并邀请他回去继续治疗。就这样,他在赴美之前又经历了一次徐院长的针灸治疗。并且在美期间,李文龙和徐院长都多次打电话询问病情,这让他深深感动。而在美国的治疗也并不顺利,即使每天吃药维持,但两个月间仍晕倒了一次,在加上高额的治疗费用,让他不堪重负选择回国。

  回国后,李文龙先生除了打电话催促鲁岐继续让徐院长治疗,还介绍了很多其他中医为他把脉看病,李文龙先生甚至带徐教授院长到北京为他针灸治病。但在这些治疗过程中,他晕倒的情况还是经常出现,这让他心里有了抵触情绪。

  这之后,徐院长又给鲁岐多次打电话请他到宁波治疗,并且承诺有信心把他的病控制住,但都被他婉言谢绝了。而这次的拒绝,却激起了这位中医师的脾气,对他说:“我不厌其烦的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我答应你,答应李文龙先生给你治好病的承诺,也就是一个医生对病人的承诺,你应该知道这个承诺有多么重要。病人求医很正常,哪有医求病人的。如此的颠倒都是为了承诺,你不配合我没有办法,希望你来宁波配合我一下。”言语中,虽然看似生气,其实却彰显着一位医者对患者的责任心和仁者之风。而这也让鲁岐感到无地自容,想到从认识徐院长到现在已经过去大半年,自己却从未主动打电话问候徐院长。

  其实半年来鲁岐的病没有治好,他知道主要是自己的原因。徐院长曾明确表示只要他跟在自己身边十天半个月,就能控制住他晕倒的问题。但一直以来他都以工作为由而没有接受这样的治疗。于是,怀着一份歉意和对中医的一种向往,他来到宁波徐教授的诊所。

  “来宁波你必须听我的,如果你三天两头回北京就不要来了。我有信心把你的病限控制住,一年保证要有半个月的时间在宁波。”徐院长似乎是在给鲁岐下死命令,这让他无法不服从。

  在徐院长简陋的诊所里,鲁岐见识了一个小时内为二十几个人针灸治病的过程,更体会到了银针扎在自己身上的妙处:“只觉得皮肤上有一手指轻轻一按,一丝凉爽掠过,紧接着就是针尖穿透皮肤直捣穴位,一阵麻胀通遍全身,十几下这样的感觉后奇异的神幻在脑子里升腾。似乎看见从针头那儿开始有无数的小精灵跑了出来,通过我的经络、血管、神经朝我身体的各个角落奔去。忽儿有个小精灵跑到我的手指尖,忽儿又跑到我的脚趾上。它们四处奔波去唤醒那些还在沉睡的细胞。还有一些小精灵被某个地方阻止了,它们便齐心协力往前冲,直到冲过障碍,又欢快地奔向另一个地方。我被这群小精灵陶醉了。突然,这些小精灵像是接到了命令,一下子从我身体里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他似乎听到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针好了,穿上衣服“。原来是徐院长的治疗结束了。身体的突然轻松让他从心底里佩服这个他曾经质疑过的中医师。

  接着,又是几天连续的针灸治疗,尤其是第四天让鲁岐惶恐不安,因为之前的几次都是第四天又晕倒的。结果,第四天在没吃药的情况下他依然平安度过。这让他真正相信了高手在民间的说法。

  经过连续四天的针灸,病情不断好转,如今已经和常人无异。她把徐院长当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再后来,鲁岐还介绍了奉化市的退休老书记来徐教授这里诊治,结果仅一个星期,老书记的痛苦就消失了,虽然当时没有完全治愈,但他相信徐院长一定能治好他的病。

  就这样,两个月转瞬即逝,鲁岐在没有吃一粒防止眩晕的西药的情况下,身体的自我感觉一天天好起来,精气神也陡然上升。而这一切,都只是通过徐院长的针灸治疗、服用常见的中草药两种手段而实现的。中医手法疏通经络,补气血,排肝毒,让他用自己的身体功能战胜病痛。

  鲁岐从徐友江治愈了他的美尼尔氏综合症,开始喜欢中医,研究中医,为了中国的中医未来,为了中医的根,鲁岐决定不再沉默,通过徐友江的中医治疗中受到的感悟和启发,决定以徐友江为原型执笔创作电影《神医大道》志在宣传推广中医,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解民间医的医术医德。鲁岐对中医、对葛洪、对养生,走过了一条发现、发掘、发展的必由之路。

  目前,在医疗领域,西医的拥护者还是占绝大多数,很多人患病都会选择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大医院诊治,不惜面对拥挤不堪、挂号困难等状况,而很少有人不远万里到某个小地方求中医治疗。可见,西医已经占据了人们的心灵,强大的中医似乎在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徐友江多年的研究和临床实践证明,中医中系统的药典、医书和诸多治疗方法,是祖辈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需要更好的传承下去。因此,他认为,人类不能缺少中医,希望中国培养更多好的中医专家和医生到世界各地推广中医。

  单从鲁岐在徐友江诊所治疗的结果看,也许会有人质疑,或许这只是偶然现象,是中医在诊治中一次误打误撞。但是,如果徐友江医院治好的病人都是单例或偶然,那么或许称为对症下药更合理些。因为每一个人的体质不同,年龄和生长环境,以及药物反应都不同,虽然有时候所患疾病理论上是同一种病,但其治疗方案会各不相同,中医治疗讲究对症下药与药物反应及时调整相结合。也就是说,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面对患者都是单例,疾病的名称只是为医学研究提供一个概念性的便利。因此,每个医生对每个病人进行诊断时,都要从零开始,正如徐友江那样,在诊疗过程中不断进行探索,从而在不同患者身上找到最佳治疗方案,最终做到药到病除。

  当然,阻碍中医发展之路的原因还有政府对中医的偏见或误解,更有语言表达偏差的原因,还有人们对价格与品质之间关系的常规认识,以及中草药自身的原因。因此,针对这些问题,鲁岐在徐友江的启示下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

  从心里明确中医医学是中华民族自己的医学系统,要对自己的医学系统充满信心,同时,公平对待中西医的发展,尤其是资源配置上,要公平合理又合情,从而将中医文化在本土上得到更好的发扬光大。

  另外,研究开发中国传统医学宝库,重新全面系统整理出版中国古代中医学发展史,现代中医医学发展史,以及中医大辞典,根据历史发展的需要提出科学的发展纲要,形成一个强大的理论系统,推动中医学的发展。

  最后,为中医药学制定标准,破除旧传统思想的束缚,让人们在中药种植、采集、制作过程中有标准可依,从而推动中医的良性发展。

  徐友江中国十大名医,1969年出生于浙江宁海,1994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山东医学院中医科。现任中国名医论坛理事会主席团副主席,中国北京宝芝堂医学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特色疗法传承人、北京徐友江疑难病医学研究院院长。后有师从国医大师石学敏学习中医针灸疗法。他苦心钻研,历经数年,成功研究独创出“徐氏奇天疗法”。2019年5月成立北京海娄中医院,主要针对“徐氏奇天疗法”的技术培训。此疗法包括“奇穴针法”“奇六天炙针法”“灵龟 8 法”等。在治疗各种顽疾杂症方面治愈率高达96%,在医学界享有很高的声誉。

  徐友江作为一位中医的忠实传承和发扬者,徐院长一直在努力践行着作为医者应有的责任,在葛洪文化的医学传承上徐友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为弘扬葛洪中医文化,深度挖掘葛洪学、药、疗、养、健于一体的大健康产业,有徐友江牵头建设宁海设立葛洪中医文化产业园区,打造健康养生产业,给更多的人带去健康养生理念,帮助更多的人解除病痛。第二届“徐氏奇天疗法”和第四届浙江宁海葛洪文化节的成功举办有着时代的意思。

  “徐氏奇天疗法”培训班保持和发扬中医药特色与优势,发掘、整理、验证、创新、推广民间中医药,丰富与发展中医药学,促进我国与各国医药界的学术交流,共创,共建、共享,中医特色专科和学科的发展。充分发挥中医药发展联合体的作用,培养更多的医疗骨干提升中医诊疗水平和中医药技术合作。促进了理论传统中医的繁荣和发展,促进了中国传统医学科技的普及与推广,促进了中国传统医学队伍的成长,促进了中国传统医学科技与经济建设相结合。

  “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徐友江不忘初心,深入挖掘并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擦亮葛洪文化品牌推动中医药发展,早日实现“健康中国梦”。

[责任编辑: 王凯]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287648871